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放逐心境,品味悠然,医者仁心,天道酬勤

 
 
 

日志

 
 

大槐树后代遍布全国  

2016-04-13 18:1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赵新宇 王从余

为什么上厕所又叫“解手”?一个广为流传的解释是:明初山西洪洞大槐树居民被强制迁移,途中官兵紧缚其手防止逃跑,因此大小便前需要先解开手上的绳子。更重要的是,大槐树移民后裔遍布全国,“解手”才能成为通用代称。

由于宋元话本中 “解手”一词早就出现,这个说法已被证伪。不过, “大槐树后代遍布全国”一说仍有顽强生命力,不少名人如张学良、宋庆龄、郭沫若、温/家/宝等据说都是大槐树移民的子孙。

中国各地尤其是华北地区,很多人都会从长辈口中得知自己是大槐树的血脉,甚至有文章声称三分之二的台湾人都来自大槐树, 2011 年,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还远赴山西参加寻根祭祖大典。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和“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是宣扬大槐树认同的两句有名歌谣

大量记载祖上来自“山西洪洞大槐树、老鹮窝”的族谱、碑文也为这一说法提供了证据。曾任洪洞县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张青,耗时 21 年收集 869 个大槐树移民姓氏族谱,得出了移民遍及 18 个省(市)500 余县的结论。

大槐树后裔分布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北方

然而,过往研究似乎都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漏洞:为数如此庞大的移民,怎么都出自一个小县城,还都以一棵树或一个鸟窝做标记?张青的解释是,移民不全是洪洞人,大槐树只是各地移民集合点,以便官府编排队伍,发放川资。

这个说法是真的吗?

于史无征的移民传说

遗憾的是,把大槐树作为移民集合点的说法很难站得住脚。

据《明史》、《明实录》,明初因中原地区迭遭战乱、人口锐减,先后从山西移民 18 次,但只有 6 条记录提到从洪洞县所属的平阳府移民,洪洞集中移民的说法不见于正史。况且,洪洞位于山西西南,挑选此地集中晋东、晋北移民再迁往东北方向,也显得过于折腾。

明实录中关于从山西移民的记载

洪洞地方志里同样缺少相应记载。目前国内现存最早的《洪洞县志》修订于明朝万历年间,离移民时代不算太远,但全书没有任何地方提及移民,更没有提到过大槐树、老鹳窝。相反,书中提到,洪洞县到 1449 年才修筑了简易土城墙,当时的人口数量不像经历过大规模移民。

唯一白纸黑字的证据就是族谱,但由于修谱时间较晚,并不是可以直接采信的史料,何况大多数提到祖先来自洪洞的族谱或墓碑,后面的具体地名大都省略、磨损,附会的可能性很大。

学者赵世瑜通过实地调查找到了不少例证,如河南济源南水屯村的张家祠堂,牌位和祠堂简介均称祖上来自洪洞,但撰写于 1425 年,移刻于乾隆年间的祖宗墓碑却明确墓主为“济源之世家”,也就是当地土著。

此外,他还发现大槐树、老鹳窝这些地名在清朝中叶才大量出现于族谱记载。而越晚近的族谱,吸收的民间传说也越多,导致祖宗经历几乎雷同——李、钱、祝、牛、杨诸氏都声称祖先在迁徙时砸破大锅,几兄弟每人拿一块碎片为记。

据牛氏家谱记载,当年牛家十八个兄弟因为“红军作乱”,被迫分散各地,便砸破大锅,每人取一块以为记

为什么大槐树会成为民间传说偏爱的故乡?

人民喜欢有故事的家乡

实际上,与大槐树相似的传说还有很多——湖北江汉平原有众多祖籍南昌筷子巷和朱市巷的居民;四川人时常称先祖来自湖北麻城孝感乡;皖北颍州居民多迁自山东枣林庄;云南汉人若是自称从南京迁来,对应的具体地名便是杨柳巷或四牌楼……

“问君祖籍在何方,湖广麻城孝感乡”

这些“故乡”的附会程度并不亚于大槐树,但显然不如大槐树影响深远,大槐树有什么特别的竞争力呢?

名字好记是一大优势。与其他“祖籍”相比,大槐树常被当做地标,是北方人更熟悉的概念,光绪年间江苏江浦县城有一地名称“大槐树”,嘉靖年间河南尉氏县也有一个“大槐树乡”。在某些地方,大槐树甚至是村民崇拜的通灵神树,《汉书·五行志》就记录了大槐树被官员砍断后一夜复生的故事。

此外,大槐树移民故事的丰富程度也让其他传说黯然失色——从移民特征到迁徙的原因、过程,都有配套的具体情节。光是明朝初年中原人口锐减,就至少有胡大海复仇、红虫吃人和常遇春血洗怀庆府三种解释。

其中的胡大海据说是母猩猩和某举人杂交的后代,幼年因血统问题经常受辱,后来朱元璋批准他可杀“一箭之地”的河南人报仇,不想胡一箭射中雁尾,大雁一飞千里,追着杀得河南山东荒无人烟,这种离奇血腥的故事自然能获得极好的传播。

常遇春(左)与胡大海(右)

朝廷把大槐树作为移民集结地的说法,听上去也太像说书人的想象——朝廷通知山西人到洪洞大槐树下办/理手续,早到者可以留在家乡,办迟了的就要移居别处。通知一出,山西人纷纷涌向大槐树,等人到的差不多了,又强令到场者全部迁徙,上当的乡民只得看着大槐树和树上的乌鸦窝忍别故里。

至于迁徙过程及迁徙给乡民留下的特征,除了前面提到的“解手”与“打锅认亲”,比较有名的还有小脚趾甲两瓣的人就是大槐树后裔的说法。更神奇的是,大槐树传说还解释了中国人民尤其领导干部喜欢背着手走路的习惯——洪洞移民因为强迁途中背手反绑,养成习惯了。

大槐树寻根祭祖园的洗手间也特意命名为“解手场”

当然,光靠好名字和好故事并不足以成就大槐树如此广泛的认同。移民故事中的元素往往全国通用,声称先祖是“江西填湖广”的湖南、湖北人也有小脚趾甲两瓣的区分法,“解手”源于湖广填四川的说法甚至得到过顾颉刚的认可。

真正塑造大槐树认同的,是明清至民国时期中国北方紧张的族群关系——“无根”的移民后裔也好,不清楚自己祖先是否为汉人的所谓“土著”也好,都会产生寻根的需求。而只有选定大众认可的“故乡”,才能明确身份,融入社会主流。

民间故事中的细节也反映出了背后的族群认同——背手、小脚趾甲两瓣其实是包括朝/鲜人在内的东方人普遍特征;而把胡大海、常遇春这两名色目人描绘成/人/兽杂交生下的杀人魔,恐怕也是缘于故事背后的汉人排外心理。

从传说到事实

虽然晚清时期大槐树传说已广为流传,但在洪洞本地,大槐树长期不见遗址,当地居民亦语焉不详。直到民国初年,洪洞士绅景大启、贺柏寿等人出资兴建古大槐树遗址,并改造传说,写成书稿正式出版,大槐树终于有迹可循。

景大启

建址之初,相关历史悬案就迅速得到“解答”。景大启在碑记中宣称“古大槐树在敝庄广济寺之西,即世所谓迁民处也”,确定了古大槐树的“真实存在”,还把它安置在迁民传说中提及,现实中也能找到的广济寺边上。但明初的广济寺当时已经迁址,重建古迹的记录里也承认选址依据只是“故老之传闻”。

明初山西移民与大槐树的关系,也被贺柏寿的碑记确定下来。他承认明初移民并不都是洪洞人,但又说当时“洪地殷繁”,每次迁徙都有洪洞人参与。至于大槐树,则是“荟萃之所”,民间故事中明政府拐骗移民的说辞被去掉了,而移民集中地的功能仍归于它。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