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放逐心境,品味悠然,医者仁心,天道酬勤

 
 
 

日志

 
 

风 情  

2016-07-21 10:4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成兴

    村野拖渡

    “隔河千里远”、“无船不成行”,这便是我们家乡生产生活交通的写照。大大小小的河沟纵横交错,将村庄和田块分割成一坨坨的垛子、墩子。它们之间有的筑坝相连,有的架桥互通,没有坝也没有桥,只有靠船了。行走在茫茫绿野,突然就到了尽头,眼前横现一道河流,一股新风扑面,满河碧波荡漾。逡巡举目,不远处似有茅屋草舍,循路而至,果见河旁柳树下一叶小舟,一位白发老翁正搂着竹篙闭目养神。觉出人来,老翁起身解缆抛篙停定,招呼行人上船坐稳,拨正船头,随着“哎吆子嗨”一声,竹篙入水撑足,小船轻快地滑向对岸。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渡口。

    渡口连通了人们的行程,是行人心中的希望和依赖。大大小小无以计数的渡口,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风雨雨,成就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人生旅程,也演绎了许多美丽神奇的故事。“千年修得同船渡”,许仙和白娘子同船共渡姻缘相牵,留下美丽的爱情传说。“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白居易渡口送别听闻琵琶伤感流涕,咏成千古绝唱《琵琶行》。“绿阴渡口夜莺语”、“野渡无人舟自横”,历代诗文常常少不了描写渡口的精美佳句,若干古戏里也会以渡口为场景展开剧情。

    不光是出门远行,乡亲们下地干活也少不了渡船过河。出村向南过一座大桥,顺圩堤向东,经一处坝头拐弯继续南行,又一座树木搭建的小桥,再前行百十来米,圩下便到了渡口。一条五六十米阔的大河南北贯通,天光映照下白亮白亮,像铺展开来的一幅绸缎。沿河两岸是树木葱茏的圩堤,远远望去仿佛河流两侧翠绿的镶边。一、二两个生产队的田都在大河东,人们上工、收工一律从这里过渡。由于渡船长期停靠,这里形成了一个简易的码头,岸边往内凹进一些呈括弧形状,坡面黄褐色的土比别处显得光滑。比较独特的是,这处渡口只有渡船没有船工,渡船两头系着粗大的草绳,分别拴住河两岸的木桩。人在这头拉绳将船拖到岸边,上船后立在船的那头拉绳再把船拖到对岸,可以称之为自助式的拖渡。

    这拖渡不知何人发明,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使用。多少个晨昏昼夜,一趟又一趟拖过来拖过去,运载着乡亲耕播收种,陪伴着农人经春历秋,饱尝寒暑辛酸,默送岁月流年。渡船为小型木船,应是专门定制,比一般的小木船大且厚实。长约5米,宽近2米,满载可乘10余人。船头与船身等宽呈方形,人们上下船比较平稳。这里不同于交通要道的渡口,早晨、上午、黄昏三个时段相对繁忙,其它时段很少有闲人过渡。一般中午收工吃饭的时候人流较涌,早上的薄粥稀汤挨不到一个时辰的活儿就已经耗光,咬咬牙、挺挺腰杆好不容易坚持到日头靠中,饿得前心贴后心身子打晃,只等队长宣布收工,立马像打了强心针鼓足力气迈向渡口。候渡时,男人们大多点上烟蹲一会,吧嗒吧嗒猛吸着,恨不得将整支或整锅烟吞进肚里;女人们争相站到水边洗手洗脚洗脸洗毛巾,或是捧几口水呼噜噜喝几口解渴。还有人干脆找一块平整处坐下歇息,甚至躺下身子哼哼着解乏享受。逢上对岸有人过来,那再好不过,一人拉住船绳,大家蜂拥着上船抢占船头、船艄、船帮可坐之处,船舱站满的时候,就有人大声呵斥:满啦,满啦——不能再上了!看看船身下水太深,赶紧大叫:下去两个,快!妥了,总有一个人自告奋勇站上船另一头,马步式蹲住扭胯埋臀双手交替拖绳,使尽浑身力气把大家送到对岸。

    时常会发生拖绳脱落故障,绳子久泡水中自然烂断,或是过往机帆船、轮船舵桨钩挂扯断了拖绳,也有时逢上星期天、假日半大的孩子们结伴来这里玩耍,顽皮嬉闹搞恶作剧,解开绳头甚至拿小铲锹剁断了拖绳。过河的人们到了渡口,看着漂在河中的渡船,急得直跺脚。夏天里倒不复杂,男人们都会凫水,自然有人下水游过去,捞上绳头系好结重新扣牢船头铁环或岸边绳桩,约摸半小时左右就能搞定恢复通行。天冷水凉就有些麻烦,虽有人主动请缨,但下水试了一试便缩了回来。只好到附近找牛倌沛叔,把水牛牵下河,沛叔卷了裤管手扶牛角跪站在牛背上,带上备用的拖绳吆赶着牛游向渡船,在众人的注目下完成畅通渡船的重大使命。虽然无须身子下水,可是膝盖以下也还得泡在水里,沛叔耐寒的毅力赢得许多赞许。倘若沛叔在别处使牛犁田,人们只好坐守河边,等待有从这里经过的大小船只好求援。

    两个生产队的几位老农主动承担了渡船的维护和保养,他们每次上船过渡都会细心地检查船上各个部位,发现船舱渗水、舱板、船帮破损等,立即会想办法修整。他们为船上备好了石灰、黏土、麻丝、小榔头、蚌壳、拖绳等材料和用品,舱里有水的话,就用蚌壳刮净,然后查找进水的原因,如有船缝渗漏,就会用麻丝拌上石灰和黏土,再用小榔头捶熟,然后填塞到渗漏的船缝处,小心地压实,随时随地解决问题。杨三驼子和胡老七两位老伯,一得空闲就会带上几捆稻草到大圩上打草结绳,那活儿做得仔细而又条实,打好的草绳匀称滚圆,手可盈握,既结实耐用又不苦手。积余备存的拖绳几乎堆满了船的前后舱,胡老七去世后年把时间,他打好的绳还没用完。每次更换拖绳的时候,人们总会念叨起他来。隔一两年,老农们还会选定大夏天农活闲的日子把渡船拖上岸,找东西垫支架高,铲去缝隙松动的泥灰,调和新的泥灰填紧嵌实,买几斤桐油周身涂刷一遍,晒干重新下水。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大多日子平静而又平常。可每年也免不了有老天作怨的时候,急风暴雨、飞雪寒霜、打雷霍闪,最凶险的是狂风恶浪。农人们回家的念头十分强烈,尤其是年轻的妈妈们,想着哇哇哭叫等着喂奶的孩子,顾不上等一等、缓一缓的劝告,冲向渡口拼命拖船渡河。大雨淋得人眼睛都无法睁开,渡船在风浪中颠簸,忽上忽下,左右摇摆,人几乎无法站立,稍不留神就被抛入白浪之中。老人们细数起来,村子里在渡河中溺水亡故的不下五六人。家中亲人们时常想起故人,经过渡口时冲着空旷的河面嚎啕悲泣,惹得乡亲们唏嘘哀叹,陪着伤痛难过一阵。要是哪一家有人收工以后迟迟不见回来,家里的老人常常会拄根拐杖到渡口,心急火燎地张望,忐忑不安地等候。

    小小拖渡,陪伴了村庄几代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长长的拖绳连接着乡亲们的生计,牵连着这一方农人的命运,也维系着人们之间朴素的感情。渡船逐渐被一座座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桥梁替代,已慢慢在我们生活中消失,但是村里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永远忘不了那处渡口和漂移在风浪中的小小拖船。曾经的村野拖渡凝结着浓浓的乡情,总会唤起人们深深的乡村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